龙抬头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10-06编辑:admin

  二月二,龙抬头。川西坝子的倒春寒,同样不饶人。一大早,刚娃刚起床,就听见爷爷打喷嚏,然后就是家里那部老掉牙的手机开始哇哇地大叫。

  “爷爷,我来接!”刚娃看爷爷在床边摸索,赶紧跑过去,按通了电话。在广东打工的爹妈,在手机那头大声地喊:刚娃,今天二月二,记得放了学,带爷爷去剃个头哦!

  “晓得了!”刚娃对着听筒大声应了一句。手机那头夹杂着机器的轰鸣声。爷爷的棒棒机,没法视频,看不到手机那头的爹妈。“剃头!剃头!你们只晓得剃头!”刚娃嘟囔着挂了电话,随手在床边电子琴上一通乱敲。一旁安静的小花猫,逃也似地没了踪影。

  电子琴是去年过年爹妈给刚娃买的。家里四面墙壁透风,爷爷前年生病住院,到现在都还欠着一屁股帐。电子琴是刚娃哭闹了好几次,爹妈咬咬牙狠狠心才买的。为了攒这笔钱,去年爹妈回来的时候,为了省路费,挤黑车,几十个小时像虾米一样弓在后备箱里,回来好几天腰都伸不直。

  请老师教琴的钱太贵,家里出不起。刚娃就只好自己瞎琢磨,成天乱弹琴。看着学校其他同学唱唱跳跳,写写画画,还一个个争先上台表演,刚娃就越发着急,从键盘上蹦出的声音就更难听。

  学校的老师同学都不知道刚娃家里有电子琴。刚娃从来不说,觉得难为情。他不怕吃苦,好几次手指都出血了,可就是弹不好……刚娃把这些烦心事写到作文里,泪花花也在眼眶里打转儿。

  下午是学校一周一次的社团活动。年轻漂亮的音乐老师,拿着一大摞歌谱走进教室,后面跟着的居然是文学社那位戴眼镜的吴老师。吴老师说,罗小刚同学写的作文被学校推荐到县上的报纸上发表了,还有稿费呢。刚娃听吴老师点自己的学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两位老师笑眯眯地走到自己面前,刚娃知道这是真的,千真万确。

  刚娃红着脸从吴老师的手里接过二十块钱的稿费,又上台去朗读他写的那篇作文。他低着头,咬着嘴唇,声音低得像蚊子哼。吴老师轻轻拍了拍刚娃的肩膀,让他回到座位上。刚娃把头埋得更低了,下讲台的时候还差点摔个跟头。

  放学的路上,刚娃把书包搂在胸前,按得紧紧的,生怕它长了翅膀。刚娃不是没见过钱。刚娃才几岁,爹妈就到外面打工,一年半载才回来一次。刚娃那时候还没灶台高,就帮着家里打酱油、卖菜,这两年爷爷眼睛又不怎么看得见。交学费,给爷爷买药……这些大事,都是刚娃拿着钱去办好的。但这次不一样,这钱可是刚娃自己挣的!

  “刚娃放学了!”走到村口,理发店的王大伯笑眯眯地冲刚娃打招呼。“王伯伯好!”刚娃看到王大伯,一下子想起早上爹妈的叮嘱。他飞奔着往家跑,放下书包搀着爷爷往外走。爷爷特别地高兴,一路上还哼着小曲。

  王大伯手艺好,又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可现在年轻人更喜欢去城里的发廊。就连今天二月二,店里也只有些老年人,还有就是刚娃这样的学生娃。王大伯照样一团和气,不紧不慢地拉开架势,开始给刚娃的爷爷剃头。刚娃坐在理发店门口,问爷爷要手机,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告诉爹妈。

  “早上不是才打过电话吗?是不是在学校惹事啦?”正稳稳当当躺着的爷爷,猛地一扭头,要坐起来。幸好王大伯反应快,爷爷脸上才没挂彩。

  爷爷说啥也坐不住了,他拖着刮了一半的胡子,大声武气地说,刚娃,你娃可要听话哦!今天可是我们家的好日子!你晓得吗,村长带着一群人到咱家,说是搞啥活动……王大伯一把把刚娃的爷爷按在椅子上:“怕又是走形式吧?罗大爷,你老这么大年纪了,啥没经历过,还激动个啥?”爷爷说,那可不一样,这次是文化什么来着?他一下子找不到词了。

  “是文化惠民进社区吧?”“过年不是还挨家挨户送春联!”“还送了窗花!”“还有中国结!”店子里的人七嘴八舌。刚娃马上接过话说,猜灯谜,我还得了一支笔呢!“哦,对!就是你们说的文化惠民!”爷爷点点头。“那又咋样?一阵风的事儿,这些年还少了吗?”王大伯还是一个劲儿地撇嘴。

  “爷爷,到底咋了嘛?”刚娃摇着爷爷的手臂,不再念叨着要手机了。他要马上知道,今天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下半年就要上初中了。现如今,他可是家里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爹妈走的时候特别吩咐过的。“别看我年纪小,谁要敢欺负我们家,哼!”刚娃暗暗攥紧了拳头。

  “刚娃别打岔,听爷爷说,今天又咋啦?”王大伯的话让店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刚娃的爷爷又在不停地点头:村长说是文化惠民工程,上面来人搞调研。我说我老了,不懂你们什么工程,什么导演,我只晓得我孙儿造孽。我儿子媳妇常年在外头打工,孙儿功课没人辅导,吵着要买电子琴,不会弹,又没人教,经常急得哭。你们猜,后来咋?”

  “咋?”王大伯和店子里人都竖起了耳朵,刚娃的眼睛瞪得铜铃大。大人的事情他不懂。可这句话,让刚娃觉得下午那个好消息,瞬间都不那么重要了。他凑到爷爷的鼻子尖底下,肥皂泡都糊到了脸上:爷爷,你快说嘛!

  “我老了,眼睛耳朵都不好使了,只模糊觉得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和村长嘀咕了几句,然后就是村长不停地向他们道谢,再就是一个年轻女子笑盈盈地说,以后每个星期天,她到我们家来,教你弹琴,还给你辅导其他的功课,全部不收钱,一分钱都不要……”刚娃的爷爷说到这里,花白胡子乱颤。“爷爷,真的啊?”刚娃心砰砰直跳。“那当然,村长可说啦,那是城里文化馆的老师,音乐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哦!这个星期天就要来给你娃娃上课啦!”刚娃的爷爷说完很舒坦地重新躺下。

  “呀!真的啊?爷爷,我……”刚娃说完又想去拿爷爷的手机。“谁晓得是不是真的呢?剃头!剃头!”爷爷摊开双臂,闭上眼睛仰躺着,很享受这开年来的第一次剃头。王大伯笑着打哈哈:二月二剃龙头,一年都有好兆头!现如今,不是到处都在说要关心留守儿童,关心空巢老人啥的,说不定还就是真的呢! “就是!就是!”店子里的人个个都像沾了喜气。

  爷孙俩剃完头,人也格外精神。走在黄昏的机耕道上,刚娃把下午刚发生在学校的事情,说给爷爷听。爷爷笑得眉眼都开了花,立刻掏出手机,“刚娃,快,给你爹妈打电话,让他们也高兴高兴!”刚娃拿着手机,刚准备按键,又犹豫了。“咋不打电话?打!快打!”爷爷不停地催促。“打了,没人接!”刚娃撒了个谎。“那晚上回家再打!”

  爷孙俩回到家,爷爷把刚娃交给他的二十元钱还有那张印着刚娃大名的报纸摸了又摸,还一个劲地说,电话打通没?来,我跟你爹妈说!刚娃赶紧说,打通了,打通了,我妈说在加班,我赶紧就挂了!你不是说,村东头马二婶在外头打工,就是忙着接手机,被机器绞断了胳膊……“你个死娃,光天白日说霉话!呸!呸!呸!”爷爷刮得很干净的下巴不停地发抖,唾沫星子溅了刚娃一脸。

  刚娃赶紧闭上嘴,忙不停地给爹妈发短信,然后就是用抹布把电子琴一遍遍地擦。刚娃觉得手指在键盘滑过的声音,听起来都特别悦耳,要不怎么窗台上趴着的小花猫,都没再闹腾。

  一晚上,刚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好几次他干脆悄悄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傻傻地站在院子里。刚娃不知道的是,远在广东的爹妈,此刻正挤在宿舍潮热闷臭的单人床上,不停地翻看手机;两个人你掐我一把,我拧你一下,好像刚娃短信上说的不是真的。

  刚娃望着夜色中的影子,还搞不懂的是,为啥老辈人非得要让在今天剃头;爹妈还为这个一大早就打电话,说是图吉利。刚娃只是觉得今天这个日子,还有这周的星期天,以后每周的星期天,甚至每一天,都是属于他的节日。2019天津中考时间安排-2019年天津中考时间表白小姐三肖中特

导航栏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香港挂牌|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库| 图片玄机二四六天天l| 香港六和开奖管家婆图| 新报跑狗彩图图库| 铁算盘六合彩论坛| 惠泽社群免费资料大全唯一官网| 香港六合免费资料站| 六喝彩图库| 华人开运网生肖运程|